仗开打了说说我亲历的俄罗斯

几年前,在飞机落地莫斯科之前,大约有半小时都是在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上空飞行。我盯着下面毫无杂色的绿海,开始羡慕俄罗斯人,他们咋就有这么好的地皮,这么多的资源啊!

从弗拉基米尔到莫斯科的国家公路上,车坏了。趁着司机修车的过程,我们试图走进旁边的森林,只有几步远就走不动了,荆棘丛生,无从下脚。那一次在俄罗斯的半个月时间里,感觉每天都穿梭于广袤的原始森林中。其实一点也不夸张,俄罗斯大部分城市、城镇之间的公路、铁路,都是劈开森林建造的。

各个国家的高速公路标准是有差异的,俄罗斯170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符合我们高速标准的公路里程,应该不超过1万公里。那边所谓国家高速公路,大部分是我们国内二级路面标准。开车的都有战斗民族风格,明显超速很多,慢慢也就习惯了。

在红场上,有人指着角落里一个不显眼的小房子,说那是列宁墓,走过去仔细端详,如果没有人提醒,怎么也想不到这就是列宁墓。广场上的地砖与欧洲其他国家的古老街道上的深埋石柱类似,凹凸不平,软底鞋会很难受。想想那些参与阅兵仪式的军人,磨破了多少双军靴吧。

莫斯科地铁下去的深度会让你崩溃,扶梯坐到你怀疑人生。明显的冷战产物,军民两用设施的体现。这是个拥堵的城市,高峰期在0点至24点。每个斑马线前,机动车都会让人,但有一点,那些机动车都是发出刺耳的尖叫刹车声后,停在你的侧面。别担心,他们绝对会停车,并且会提前预判,提前刹车,我觉得他们仅仅是喜欢那种轮胎磨地的声音而已。这或许也是民族特性?

在各个城市的大街小巷,都能见到很多年前国内大街上蒙着棉絮被子的冰棍箱,旁边总是坐着年纪很大的老太太。不会俄语,我只能一个一个英文单词往外蹦,但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很顺利地吃到了冰棍。整体上看,俄罗斯全民受教育程度是高过我们的。在我去过的所有场合,用英语与普通民众交流,障碍都不是太大。俄餐给我留下了深刻的美好印象,红汤太好喝了。

如果说什么是奢侈,去过的所有国度里,位于圣彼得堡郊区的与彼得大帝齐名的女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的花园宫殿(又称“琥珀宫”) 应该无出其右。没有语言能描述这里,我放几张当时用手机拍摄的宫殿内外。

国人对俄罗斯的印象,可以用“五味杂陈”这个词来描述。其实,国与国之间,都是利益关系,这一点各位都明白。只是美国人总是把“美国利益至上”挂在嘴上,其他国家很少这样表述,包括俄罗斯。之前我有文字说过,下届美国总统大选,假如川普参选,大概率他还会当选,很简单呀,一位天天嚷嚷着“美国人优先”的人领头,美国人怎能不喜欢!现在你也明白一点,为什么川普的拥趸对他还是那么痴迷。谁不喜欢想着法子、不惜一切代价为自己争取利益的人!

怎么扯到美国去了,回来。俄罗斯这个群体的民族性,就不用赘述了,很多人有自己的认知,但他们“好战”的这个特点,我是有亲身经历的。记不清是在哪个城市一座雕塑前,是一名军人挥舞着军刀骑在战马上的形象。我调侃同行的一名20岁出头、个头只有一米六左右的漂亮俄罗斯小姑娘:你们的男同胞打仗战死了那么多人,女同胞是不是很辛苦呀?没想到,她坚毅而有力地对我说:男人死光了,还有我们女人,我们绝不会退后一步!看着她毫无表演性质的真实面容和激情的话语,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俄乌已经开打,很多时候,我们没有必要站在个人的认知和观点上去评价。其实,即使我们能换位思考,假如没有几十年、几百年的民族历程和个人人身经历,你都没有资格说:我反对,或,我理解。

但有一点,俄乌战争双方,和相关利益方的那些政客们,能决定战争方向的那些人物们,关键时刻可能忘记了战争对普通百姓的血腥和残酷。对我们每一位普通民众来说,自己和家人活着有多重要!自己的财富和资产不瞬间灰飞烟灭有多重要!这会你深刻感受下。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