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观察 爆品新运动——匹克球

2022年,飞盘、腰旗橄榄球等新兴运动项目逐渐在国内流行,与此同时在北美和欧洲,匹克球(Pickleball)作为一项男女老少咸宜的新兴运动也在快速发展。匹克球结合了羽毛球、桌球、网球的特点,最早起源于1965年的美国,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全球活跃玩家数以千万,也涌现了一些蓬勃发展的匹克球联盟。

当Joel Pritchard于1997年10月去世时,这位前国会议员和华盛顿副州长的讣告大书特书其四十年政治生涯的亮点,在冗长的颂词里一笔带过被人忽略的是他发明了匹克球——这个真正留下来并发扬光大的遗产。

传说在1965年,Joel Pritchard和一些朋友在华盛顿班布里奇岛度假,为了给家人们找些乐子而设计了一种混合了网球、羽毛球和乒乓球特点、所有年龄段的人都可以参与的游戏。

当时Joel Pritchard在官场上平步青云,但他发明的新运动项目却反响平平,直到1984年匹克球官方规则手册才出版,2005年该项运动的官方管理机构——美国匹克球协会才创立,几年前大多数美国人甚至从未听说过这项运动。

但是随着疫情的爆发,匹克球凭借较低的入门成本、易于遵循的规则和适合保持社交距离的比赛形式,很快就火了起来。美国体育与健身行业协会连续两年将其评为全美增长最快的运动,参与者总数约为480万。虽然相比网球,匹克球还相去甚远,全美有超过2000多万网球爱好者,但在过去两年中,匹克球的参与度增加了39%,并且还在保持高速增长。知名爱好者包括影星George Clooney和Leonardo DiCaprio和脱口秀主持人Stephen Colbert。近年来,《InPickleball》和《Pickleball Magazine》两本杂志相继创刊,致力于宣传匹克球运动。许多体育高管如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前首席执行官Bob Bowman也参加匹克球比赛。

长期以来,匹克球一直是老年人首选的休闲运动,当下正处于职业化发展的初期。两个理念相斥但名称相似的联盟,职业匹克球联盟(PPA)和匹克球职业联盟(APP)在过去几年先后成立,双方在赞助商、媒体版权、赛事和明星球员方面展开了竞争。2021年第三个匹克球联盟——美国职业匹克球大联盟(MLP)成立,该联盟有别上述两个联盟,以球队为基础,采取的是美国职业体育联盟常用的特许经营模式,今年扩大到4支球队,其中一支球队由企业家Gary Vaynerchuck领导,并与APP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Vaynerchuk 说:“匹克球市场潜力无限,如果未来15年美国和世界各地没有一个可以生存的大型匹克球联赛,我会大吃一惊。”

就目前而言,PPA和APP之间的竞争并不激烈。前者的战略是通过多年独家合同锁定顶尖球员,而后者则专注于在各个年龄段推广这项运动,希望匹克球有朝一日能进入奥运会。两家联盟的领导人都表示匹克球市场足以容纳许多联赛,他们眼下只专注于自己联赛的发展,致力于打造匹克球顶级赛事。

几年前,Connor Pardoe在他家的盐湖城房地产公司担任总裁,当时他的姨妈问他是否愿意代替她生病的队友作为搭档参加一场匹克球比赛,Pardoe同意了。“我爱上了这项运动,” Pardoe说,“虽然我不知道规则,但玩得很开心,从那以后我就很少打网球了。”

Pardoe 没过多久就在他的新热情中看到了商机。在家人的经济支持下,他于2019年成立了PPA,举办了8场比赛,2020年增加到12场,2021年增加到16场,今年将举办 20场比赛,并发放超过300万美元的球员工资。今年1月,Pardoe 家族将赛事的多数股权出售给了由卡罗莱纳飓风队老板Tom Dundon领导的投资公司 Dundon Capital Partners。收购PPA只是Tom Dundon投资匹克球计划的一部分,他还收购了该运动领域内顶级零售商 PickleballCentral 和赛事软件开发商 PickleballTournaments。

随着Tom Dundon的加入,PPA一直积极推进赛事职业化。PPA实施了新的三年完全排他性球员合同,锁定了30名顶级球员,其中包括23岁的Ben Johns,他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员。新合同相比之前的一年合同,给球员提供了更高的薪水,但也限制其参加非PPA赛事。

今年,PPA将保证球员的基本工资水平在60,000美元至 100,000 美元之间(不包括奖金)。Pardoe表示本赛季球员的总薪酬将超过310万美元。

PPA 在扩大赞助和媒体版权方面同样颇具侵略性。PPA于去年开始出售赛事冠名赞助权益,现与 Baird、Guaranteed Rate、Hertz、Hyundai 和 Invisalign达成了合作。Pardoe表示,一场普通赛事的冠名赞助费用在50,000美元到 100,000美元之间,高级别的赛事冠名赞助费在300,000美元到500,000美元之间。今年PPA总赞助收入预计将达到400万美元左右。Oak View Group 和 Pivot Agency 作为分销商也在帮助PPA销售赞助权益。

PPA已与CBS、福克斯体育和网球频道达成转播协议。虽然当下媒体版权还不值钱,但Pardoe说PPA也没有向媒体支付任何费用来转播其赛事。

PPA最近的举措建立在其坚实的基础之上。事实上,继续担任CEO的Pardoe表示,如果没有Dundon的到来,PPA 今年本来就可以实现盈利,因为Dundon推行的一些政策导致了更高的运营支出,但为了赢得与APP的竞争,PPA必须这么做。

在Ken Herrmann迷上匹克球之前,曾在网球界担任教练、球队主管和俱乐部老板。Ken Herrmann于2018年开始以资深职业选手的身份参加比赛,次年他帮助建立了芝加哥匹克球公开赛。这项赛事最初是在芝加哥郊区举行的一场普通比赛,奖金为25,000 美元,但Herrmann因受到 WTA 巡回赛创始人Billie Jean King的启发,开始追求更大的目标,上世纪90年代他在美国网球协会担任发展教练时曾与Billie Jean King有过互动。

“我注意到这些职业匹克球运动员经常从一个地方跳到另一个地方,缺乏连续型。” Herrmann说。2019 年在PPA 成立前几个月,Herrmann与PickleballTournaments 总裁Melissa McCurley、前PickleballCentral首席执行官 Edward Hechter 和资深裁判Byron Freso 等人一起创立了APP。“我们希望满足业余爱好者、职业选手、资深职业选手的需求……建立基础,帮助这项运动继续发展。”

2020年的首个赛季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疫情的影响,导致只有4场赛事,但去年快速反弹,增加到18场赛事,今年则有涵盖三个级别、共33场赛事。与PPA不同的是,APP的赛事获得美国匹克球协会官方认证,承办了六项全国匹克球资格赛中的五项,包括在国家网球中心举办的纽约公开赛。

虽然APP采取了更全面的方法来提高匹克球运动在不同人群的参与度,但面对PPA在顶尖职业选手方面的步步紧逼,它并没有退缩。在Dundon 加入PPA不久,APP Tour 就引入了体育营销公司Intersport 中作为战略投资者。

Herrmann表示并不赞同独家球员合同。“我们不会要求球员签署独家合同,我为那些决定签署独家合同的球员感到难过,因为没有人知道这项运动在一年或两年后会走向何方。”

然而APP也扩大了球员支出。今年赛事总奖池提高到200万美元,是去年的两倍。纽约公开赛设置了125,000美元的奖金,APP称这是匹克球赛事有史以来最大的奖池。算上出场费,PPA赛事累计向球员支付160,000 美元。

到目前为止,APP 的赞助商主要以匹克球生产制造公司为主,预计这种情况很快就会改变。“其他品牌有很多机会参与其中,我们会提供不同价位的赛事赞助权益包,普通赛事的赞助费小于10,000 美元,而顶级赛事的赞助费超过100万美元。”Intersport执行副总裁 Drew Russell 说。

APP赛事的媒体版权同样处于起步阶段。五场全国冠军系列赛事在ESPN+ 上播出,其余的比赛在Facebook 和 YouTube上播出。

Russell和 Herrmann 都表示,今年APP将鼓足干劲,加快步伐,增加赛事场次,扩大市场版图。

PPA和APP都否认两个联盟之间有任何敌意。Herrmann 承认两者在愿景上存在明显差异。“现在市场上有两种不同的声音,有的追求职业化,有的追求大众化,两者并不存在冲突,我们一直致力于向普通大众推广匹克球运动,提高大众参与度……我们与美国匹克球协会的合作对于我们推广这项运动至关重要。”

Pardoe 认为APP可能适合作为PPA的发展联盟。“他们所做的对这项运动大有好处,我们今年签下了三名球员,他们去年均参加了很多APP的比赛。所以球员们可以先去APP历练和提高,然后获得PPA合同,参加更高水平的比赛。”

但也有人并不看好匹克球的前景,因为参与人数并不总是转化为职业赛事的收视率,英式橄榄球和板球在美国参与人数也很多,但一直未能建立可持续的职业联赛,匹克球能否避免重蹈覆辙尚不可知。

前职业网球运动员James Blake与密尔沃基雄鹿队老板Marc Lasry共同投资了一支MLP 球队,他们认为匹克球联赛取得成功的两个关键要素是大型赛事和大牌球员。

“一旦大型赛事定期举办,并且为人所知,顶尖球员都参与其中,他们在赛场上使出浑身解数、尽力拼搏,那么你就有好故事可以吸引来观众。” James Blake说。

长期来看,哪家联盟最有可能胜出,业内人士也没有定论。 “还有很多事情有待观察,因为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两个联盟都很健康,我认为他们都有很好的合作伙伴,如果他们都站稳脚跟,获得成功,我也不会感到惊讶。”运动员经纪人Josh Freedman说。“我希望每个联盟都能有发展空间,现在他们还很年轻,有很多可能性。”

如今有了新的投资者,两个联盟弹药库充足,这表明争夺职业匹克球联赛控制权的战争仍将升温,并且看不到明显的结局。然而,热爱这项运动的人希望他们永远不要偏离初心太远。“这是唯一为孩子们发明的运动,其他所有运动都是为成年人发明的。希望成年人不会毁了它。” Bowman说。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